后摇之💗

冷静与理性,自由与力量

如何做到轻松如独立,又何必沉重如暗潮?亦没有金属般强大。
后摇,自由与力量,她刚刚好

一个后摇脑残粉的精神世界
Your ❤️ is made of post-rock.

谁才是仙音之王?
#中老年怀旧之旅#第一站 我的4AD们呢?
所以,王菲的风格其实就是这样养成的吧

所以,2018的第二曲,就让帕蒂奶奶sing a song to memorize罗伯特爷爷
Patti Smith、Neil Young、Thom Yorke谁的版本好?❤️

2018新年第一曲,竟是前天刚度过71岁生日的朋克教母Patti的歌❤️

从朋克教母走向平凡需要多长的人生?孩子般的过去仿佛还在昨天,他还在昨天。

经典的到底是Patti Smith,还是Nirvana还是smells liketeen spirit本身?

Calm in silent.
高手在民间,巴西也有这么nice的solo

#论凭什么因为音乐而看动漫#

世界电子乐队众多,却不及一个动漫ost的澤野弘之

http://weibo.com/xiaofan116?from=myfollow_all&is_all=1&sudaref=weibo.com


But there's no hope and no one is there.

最近看到某篇微信公众账号提到这篇微博,博主已证实确实因抑郁症自杀身亡。

看了几段博文,想必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拥有比他人更加极其细腻的神经,能感知到世间的虚无,最近正好在听Sopor AEternus,博主那些不为人知的痛苦感受(这里应该说“感受”,而非一定是什么具体“经历”)亦像安娜的歌声一样挣扎。

微信亦提到,那些因抑郁自杀的人,并不是害怕死亡或是害怕生活,而只是想杀死那个长期折磨自己的敌人(正好那个敌人就是自己)。


有时候,这个现实真的就是真实吗,也许死后的世界才是真实,现实只是皮囊也说不定,那些游走在大街小巷的人们,共事的同事们,聚会的亲朋好友们,有时候看起来只是浮游生物,即使正在愉快跟自己交谈玩笑,但仿佛跟自己无关,这样交谈的自己似乎也跟自己无关,自己正生活在别处,也许那才是真实。

安娜说,你们都在沉睡呢,现实不是真实,快醒醒吧

好音乐太多,知音太少

安娜的音乐不解释

说到Sopor Aeternus永恒沉睡,大家都想到的是其作品强烈的宗教色彩,内容亦涉及死亡、自杀、痛苦、折磨、绝望、孤独、甚至变性等重口味题材,其实这才暗潮当中比较常见吧。

永恒沉睡,如今也是Anna一个人的乐队,只有这个乐队我不敢相信居然来自钢铁德意志,仿佛他们有了战车之后,连我最爱的后摇也一样像黑冷金属。然而Anna完全不像来自德意志,为了尊重她本人,我们所有粉丝都愿意当做她是女性,虽然她从来不打算变性。

曾经那首脍炙人口众所周知的No one is there给我造成了一点心理阴影,谁叫当初年纪轻轻的一不小心最先接触到Sopor Aeternus时就看的no one is there的MV....所以可想而知,无法理解这扭曲的痛苦感,骨髓痛。

然而这多年误解后的今天,重新审视Anna,这一曲harvest moon简直天才之作,我来晚了而已,人们都知道她才华横溢,无可匹敌。

切嗣的正义

刚补完Fate / zero(以下简称fz),这也许是最好的动漫之一!至少好过Fate / stay night(以下简称fsn)。我看反了,以前先看了fsn。

不得不直言,没想到最后,当切嗣毫不犹豫的回答,300人和200人的船同时遇难时先救300人时,我感到对他那温柔的、决绝的、悲伤的、睿智的憧憬,全化为乌有……

谁都知道,200人的生命跟300人是等价的,1人的生命跟300人也是等价的!切嗣一直以来贯彻的牺牲少数拯救多数的正义,不是我的正义!
没有比牺牲更毫无意义的了。
不得不可能说切嗣因为小时候的妇人之仁,导致全村人的灭亡,以致于如今即使牺牲至亲至爱以及朋友队友都要拯救他人的思维,尚可理解,可是,太悲伤太痛苦,应该有更好的办法和方式吧?所以他想到了圣杯,依赖奇迹……

关于真理之门,关于等价交换,虽然不是fz的主旨(from钢炼),但是当圣杯回答会用切嗣熟悉的方式达成时,真的,我认为这就是一场圣杯只想复活自己的骗局,战争不会因为许愿就停止,这是人性,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奇迹和方法,圣杯亦不会帮你实现,哪有愿望是不需要代价的,对于没有愿望没有情感的绮礼,似乎更适合这部冷血的剧情。

所以,在圣杯毁灭世界,在捡到士郎这位幸存者后,也许才是切嗣最后的救赎。
“你长大后想当什么?”
“我以前想当正义的伙伴。可是我已经老了,做不了了。“
”那就我来做吧!“

还是那句话:200人的生命跟300人是等价的,1人的生命跟300人也是一样的,只要是生命,不应用数字决定,否则,结果就跟切嗣一样,可以牺牲少数,每次牺牲少数,最后一共就是多数,就是所有人类。
虽然切嗣选择了最矛盾的方式贯彻正义,但我又不得不感动的是,在人类都灭亡(牺牲)的时候,救下了唯一一个幸存者士郎,我也希望,“能救一个是一个”。